侵权投诉
当前位置:

OFweek医疗科技网

其他

正文

澳门威尼斯人博彩官网

导读: “重民营”和“重基层”的投资策略定调了厚新健投瞄准的四个赛道:民营医疗、医辅产业、药辅产业、大健康。亦可以理解为是以民营医院为核心,向产业链上下游延伸投资。

社会办医大潮来了吗?

不少人说:“当然是的”。国家政策层面对多点执业、诊所、民营医院的频繁加持推动了这次大潮的发展,医疗体制的新活力也正在不断被激发。社会办医正成为医疗行业中的一股新兴革命力量。

“然而,当前中国的民营医疗发展仍然面临非常多的挑战,包括本身的机制挑战,还有本身的运营条件,更多的还是在整个医疗保障架构的原因。”厚新健投创始合伙人汤珣在亿欧举办的“医健新势力”GIIS 2018第三届中国大健康产业升级峰会上如是回答。

汤珣并非对社会办医不看好,相反,他对民营医疗市场以及民营医院投资有自己的一套判断逻辑。厚新健投脱胎于厚生投资和新希望集团医疗健康投资团队,而新希望集团在国内乃至世界闻名的农业基础,为其布局医疗投资的开局也铺垫不少。

“我”与新希望集团

汤珣自2010年加入新希望集团医疗产业基金团队,开始在医疗投资领域深耕至今。

2017年,新希望集团主导发起10亿元规模的厚新健投医疗健康产业基金,将原本聚焦于消费和医疗的厚生投资整合,剥离出现在的厚新健投,汤珣担任创始合伙人。

新希望集团定位于聚焦民营医疗在产业中的创新潜力,这也为厚新健投的投资方向提供了一定的指引。一方面,新希望集团一直在生物技术上有所积累;另一方面,新希望集团在2013年参与发起成立中国医疗健康产业策略,次年4月又出资近1亿元收购了香港上市公司华夏医疗19.5%股份,今年2月,更是参与了美中宜和最新一轮融资。新希望集团董事长刘永好也曾在今年4月放话,将在四川建设高档的脑科医院和心血管医院等医院。

重拳出击布局民营医疗,在彼时中国医疗行业发展状态下,看似是个“冷门”的决策。2013年,以“四大医疗集团”(华润医疗、中信医疗、北大医疗和复星医药)为实践代表掀起的的国企医院混改正处风口,诊所、医生集团还没有遍地开花,多点执业也还没有“开闸”。

新希望集团从那时已经将民营医疗尤其是民营医院的投资纳入集团规划,与一位关键人密不可分。“那时,四川华西医院老院长石应康先生是我们的总顾问。”汤珣回忆道,“他说,过去十年,医疗行业所有的增量都在公立医院,所以未来的机会一定是在基层和民营。”

在将目光放至现在,国家大力推行分级诊疗、社会办医,似乎更显现出石应康先生的远见。“当时我就觉得,在2013年能把这个话说出来的,不是一般人。”汤珣说。这一“领悟”给新希望集团和汤珣带来了“新希望”。

医疗产业未来的增量机会不在公立医院

2018年的中国资本市场迎来了“寒冬”,中国民营医疗却也同时迎来了其发展的一个重要节点,这使得医疗产业成为了资本寒冬里依然维持在及格线上的选手。除去政策层面对社会办医的频繁推动,国家中小企业发展基金、产业孵化器等新资本的涌入,中国医保费用在近年的发展演变也透露出民营医疗发展的种种信号。

汤珣给出了他的思考:2003年至2018年,中国的医保费用规模数据呈逐步增长的趋势,而自2018年起,医保将会保持稳定的状态。在现今的医保费用支出中,有小比重的费用是处于被浪费状态,这是由所谓的过度医疗引起。这种情况下,国家现阶段才去的手段是通过各种方式实现医保控费。汤珣认为,这一部分过度增长且被浪费的医保费用,就是民营医疗和基层医疗的机会所在。

汤珣并不认同民营医疗的存在是和公立医疗体制“抢饭碗”,他将社会化办医的角色归纳为弥补、替代和提升。“应该在公立医疗或基本医疗保障已经覆盖的地区,大力鼓励民营医疗的发展,做公立医院没有精力做、不愿意做、没想到做的事情。”他对亿欧大健康表示。

“重民营”和“重基层”的投资策略定调了厚新健投瞄准的四个赛道:民营医疗、医辅产业、药辅产业、大健康。亦可以理解为是以民营医院为核心,向产业链上下游延伸投资。

在医辅产业,厚新健投投资的项目包括安翰科技、惠尔医疗、菲森科技等;在药辅产业,融智生物、环特生物等都是汤珣的标的。而这两大细分在民营医疗的协同逻辑也非常清晰:医院大多可分为临床科室和辅助科室两大类,而检验科、病理科、影像科等都属于辅助科室。在新的医改政策之下,辅助科室将可能变成盈利部门,此外,其还是强基层过程中最重要的赋能工具之一,在基础设施和人才架构都不完善的基层,辅助科室同样会变成新的创收突破点。

“三驾马车”驱动投资,民营医疗大有可为

在医疗投资界,逐利一直是一件挺“敏感”的事。资本生来就具有逐利基因,而医疗却偏偏是个无法赚“快钱”的行业。投资界的逐利性不适合医疗产业,但“逐利”也并不是件绝对意义上的坏事儿,例如厚新健投所重仓的民营医疗。

更有意思的是,民营医疗界一向火热的妇科、男科、医美,汤珣一点儿也没兴趣。“每一家医院都在不断变化当中,我们要投,就投有学科难度、强度、深度的细分,例如骨科和脑科。”他解释道。

纵观中国的民营医院市场,大致可以分为五类:第一类是莆系医院,特点是完全的市场化运作模式;第二类是经公立医院改制后的医院;第三类是某位“赤脚医生”的祖传秘方,代代相传在非正规医疗机构里;第四类是引进国外先进的医疗模式,例如和睦家;第五类是打通学科、支付和模式三者的医院。

汤珣认为,打通学科、支付和模式三者的医院会是未来的主流,这一类医院在社会办医的红海中也能够立于稳固的位置。基于此,厚新健投对于民营医院的投资考量在于三方面。

首先是学科定位。医院的运营策略要明晰:到底是要做学科还是做平台?汤珣强调,民营医院医院一定要有专长和学科建设能力,再逐步拓展和商保结合。随着中国商保的快速发展,民营医疗和商保之间的相互关系一旦建立起来后,会形成自己的一套体系。

其次是支付定位。此前,医疗资源的不平衡是民营医院发展受到掣肘的一大原因,用户自付了更加高昂的费用,却未得到相对匹配的服务。在民营医院打造出具有竞争力的学科后,支付就成为了亟待解决的问题。汤逊认为,商保和众筹模式在民营医疗发展中不是新鲜面孔,但在未来,这两位“强将”将成为民营医院发展中的重要推动力。

最后是模式定位。这一方面则体现为民营医院和新科技、新理念、新政策的结合落地。民营医疗是否有和互联网运营手段结合?是否有和AI、大数据等新兴技术融合应用?民营医疗是否跟随医疗改革定位的内生东西发展?

今年7月,上海出台“健康服务业50条” 鼓励发展高水平、有特色、国际化社会办医品牌。“低水准社会化办医最终会退出医疗市场。”汤珣总结道。在未来,厚新健投会着力看好拥有强学科建设能力并拥有自己医学院的大型民营医疗集团。

声明: 本文系OFweek根据授权转载自其它媒体或授权刊载,目的在于信息传递,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的内容、版权以及其它问题的,请联系我们。

我来说两句

(共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 医疗器械
  • 器械研发
  • 器械销售
  • 猎头职位
更多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